<
s

别为中国输出“坏”通胀而高兴

发布时间:2018-01-08 09:45:33   作者:董余风枫勃臣  来源: http://www.blncx.com   浏览次数:2962

近十年的前所未有的超宽松货币政策,并未能带来富裕国家中央银行本应实现的适度通胀。但它们可能即将从一个不太可能的地方获得帮助——中国。

中国出口价格的不断上涨,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功为发达经济体带来通胀动力——之前发达经济体一直未能获得通胀动力,即使它们大规模印钞,全球有价值10万亿美元的债券为负利率,并且劳动力市场日益紧张。

但没有理由为此感到欣喜,因为中国即将输出“坏”通胀。中国的价格是被日益上涨的成本和泛滥的流动性推动的——而这些是北京方面多年来过度货币刺激、拒绝让资本自由流动、自上而下的环境整治和重工业去产能行动造成的。

表面上看,中国没有太多通胀可以输出。11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7%。但官方CPI存在缺陷,尤其是国家统计局每隔五年才更新一次CPI篮子构成,而发达经济体通常每年都更新。

从其他指标来看通胀压力要大很多。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衡量整体经济物价的GDP平减指数第三季度为4.5%。Enodo计算的该数据为6.4%。

11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5.8%。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明细来看,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上涨7.5%,但生活资料价格同比上涨仅0.6%。

这是由于政府的去产能行动,以及将环境整治视为新的工作重点,导致煤炭和金属价格上涨的缘故。

在中国受到监管的能源市场上,公用事业公司尚未转嫁上涨的成本。但随着其损失规模可能让北京加速实施到2020年放开能源价格的计划,它们最终肯定会转嫁成本。届时,下游生产商将别无选择,只能对最终消费者提升价格,继而会波及全球其他地方。这是因为随着中国的低成本外来务工人员资源枯竭,大部分行业的利润空间已被快速上涨的工资所挤压。

中国的通胀情况不仅归因于这些推高成本的因素。自从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大量资金注入中国经济之中,这也推动了通胀。广义货币与GDP的比值,从2008年的174%飙升至2016年底的244%。

通过自2016年底开始严格执行的资本管控,北京方面再一次迫使中国家庭——以及越来越多的企业——把钱留在国内。近来货币流通速度(指货币在经济中的周转速度)提升,可能预示着未来几个季度通胀加速。

这并不是说通胀可能达到两位数。除非北京方面在2018年又进行一轮大规模刺激,否则CPI应该会稳定在3%-5%的区间内。但即便通胀处于这样的水平,中国领导人也不会满意。对中共而言,可能难以控制的高通胀是一种诅咒。

没错,许多投资者已准备好迎接一场中国债务危机,它将导致中国向世界其他地区输出通缩。这种情况最终可能会发生。但未来几个季度,中国的通胀水平更可能成为金融市场未能考虑的意外。

当然,要发生债务危机,除非北京方面真的坚定执行去杠杆行动,摧毁大量过剩资金或允许违约潮,造成市场恐慌,使持有现金的需求骤减。

根据我们的计算,在富裕国家非核心通胀趋势变化中,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出口价格上升贡献了五分之一。非核心通胀趋势本身解释了全球平均通胀率的约三分之二。所以中国出口价格上升对全球通胀的总体影响是13%左右。

这一影响不容忽视。中国通胀的温和变动就可能给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带来逐步放弃目前超宽松货币政策所需要的动力。

本文作者为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经济学家

译者/何黎


海王星环亚娱乐_海王星娱乐网址_海王星娱乐总部【欢迎体验】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